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六安文史

安徽金寨:开国将军詹大南的长征往事

日期:2020-03-05    作者:胡遵远 任少松    来源:学习强国    阅读次数:    字体:[] [] [] 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
詹大南,1914年生于金寨县槐树湾乡,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。1929年5月,在立夏节起义的影响下参加革命。他一生战功显赫、硕果累累。参加过土地革命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,荣获了二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勋章,还获得过朝鲜金日成主席授予的两枚二级国旗勋章。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。

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詹大南任红十五军团保卫局科员、第二十八军直属队特派员。长征和抗日战争时期,分别担任八路军一二〇师三五八旅七一六团政治处组织干事,第四纵队独立营政治教导员,冀热察挺进军第十二支队三十六大队政治委员、第九团营长、挺进军教导大队大队长、挺进军司令部作战科科长、第八团团长,晋察冀军区第十二军分区参谋长、司令员。解放战争时期,任晋察冀军区冀察纵队第九旅旅长、第八旅旅长,冀热辽军区独立第二师师长,冀热察军区代司令员,察哈尔军区副司令员,华北军区第二〇九师师长,参加了张家口保卫战和平津等战役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任中国人民志愿军二十七军副军长、二十八军军长。1965年担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甘肃省军区司令员。1966年11月10日,任甘肃省委书记处书记。1968年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甘肃省军区司令员。1969年8月以后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。1982年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。

詹大南的一生颇富传奇色彩,红军时期曾两次救过徐海东的命。百团大战时,曾亲率1个营,全歼日军140余人。平津战役时,毛泽东曾多次在电报中直接点其名、授其任务。抗美援朝二次战役中,率部全歼美军1个加强团(号称“北极熊团”),创造了在朝鲜战场上一次战斗全歼美军1个加强团的模范战例……这里,我们着重记录几则与长征紧密相关的他的故事。

枪林弹雨中,结下生死之交

1934年4月,鄂豫皖省委召开会议期间,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见詹大南的军事素质不错、各方面表现很好,就把他调了过去做自己的保卫员。

不久,徐海东回家看望母亲。第二天一早,敌人突袭这个村子,向徐海东扔过来一枚手榴弹。詹大南见状立即将徐海东扑倒在地,可是徐海东的腿还是被炸伤了。詹大南背起他就往回跑,路上正好遇见和自己同年参军的弟弟詹大海,两人一起带着徐海东摆脱了敌人。

1935年,徐海东在亲自指挥作战时陷入敌人的包围圈,又是詹大南冒着枪林弹雨,冲到马夫身边,抢过马缰,跃马来到徐海东面前。随后护卫徐海东骑马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。事后,徐海东对詹大南讲:“你又救了我一次,好样的!”

詹大南说,首长也救过我的命。一次,詹大南的脚被敌人子弹打穿了。有人提出将他留在老乡家里养伤。大家都明白,留下来就意味着生命不保。因为大部队走了,还乡团发现了红军伤员是不会放过的。这时,徐海东说:“他的伤不重,弄口牲口给他骑着走。”

很多年后,詹大南去北京开会、探望首长时,徐海东对长子徐文伯说:“我们父子的感情,还不如我同你詹叔叔的感情呢,我们那是生死之交啊!”

启程长征,遭遇生死考验

独树镇位于河南省方城县城东北方向10多公里处,在这里曾经发生的独树镇战斗,是当年红二十五军生死存亡的一仗。

那时,红二十五军刚刚开始长征,正通过豫西地区,向河南省西部的伏牛山前进。当时,雨雪交加,道路泥泞,许多战士的鞋袜都被烂泥粘掉,只好赤脚行军。1934年11月26日中午12时许(红二十五军是11月16日开始长征的),先头部队在独树镇附近遭遇敌人埋伏。许多指战员因为手指冻僵,一时拉不开枪栓。零星的火力根本不能有效地反击敌人,加上地形平坦,我军几乎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,形势十分严峻。

见此情况,时任二十五军副军长的徐海东率二二三团立即投入战斗,一次次将蜂拥而至的敌军打了回去。天黑后,军领导决定连夜突围。极度疲劳、饥饿的战士累得不想动,焦急万分的徐海东硬是把战士们从屋里赶出来。

詹大南和战友们在泥水里整整地折腾了一个通宵,最后终于在拂晓前通过了许南公路,打破了敌人的追堵计划。

原路杀个回马枪,活捉敌军张旅长

1935年二三月间,红二十五军攻克柞水后,国民党某独立旅旅长张汉明仗着装备好、没吃过败仗,对红军紧追不放。可是,张汉明他们哪里是长着“飞毛腿”的红军的对手?红二十五军跑三天、歇一天,等敌人快追上时,红二十五军又走了,直拖得张汉明的两个团精疲力竭。

天刚亮,红二十五军就进入了一条大山沟。大家纷纷议论道:“这里真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。”爬上一座小山梁,徐海东和政委吴焕先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地形,然后围着地图商量起来……

傍晚,部队在葛牌镇宿营。大家刚睡下,便接到命令:夜里12点钟开饭,饭后出发。

部队沿原路返回,很快就回到了白天走过的小山梁,大家暗暗猜想:“不知道又是哪个该死的送上门来了。”

天明时,部队进入九间房村两旁的密林,只有西南角的山坳口空无一人。

太阳挂在山沟上空,前面低声传来口令:“注意!”渐渐地,山沟的小路上出现了敌人的队伍。一直到下午2点多,小山梁那边才响起清脆的枪声。原来,敌人的尖兵已经碰到“口袋”底。敌人听到枪响,以为已经追上了红二十五军,于是催着快跑,不一会儿便全部进入红军的“口袋”。

顿时,号声响起,埋伏在两边山上的部队从四面八方扑向敌人。敌人成了瓮中之鳖……

下午4时许,5个营的敌人大部分被歼。此时,徐海东忽然发现五六个敌人从树林中闯出来,跳下了一丈多高的悬崖,向外窜去。徐海东立即对詹大南说:“这几个肯定是敌人的高级军官,特务员快去抓,一个也不能让他跑掉!”当敌人刚从树林里探出脑袋时,詹大南他们的几支枪便对准了敌人的脑袋!

一个肥头大耳、约摸40岁上下的矮胖子,强作镇静地说:“不要开枪,我是旅长张汉明。”说着便将手枪和电筒丢在地上。

击毙敌师长,结束长征写新章

1935年11月初,红一军团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后,红十五军团被编入红一方面军。毛泽东亲自主持召开重要会议,决心在直罗镇打一个大歼灭战。战前,司令员彭德怀等在直罗镇东、南仔细地勘察了多个山头,制订了周密的方案。

11月20日,国民党军第一〇九师在飞机掩护下,大摇大摆地开进了直罗镇。

红十五军团悄悄地占领了直罗镇南面的高地。次日拂晓前,进攻开始。红军攻势猛、冲得快,打得敌人惊慌失措,拼命往北山上爬。

此时,北山没有动静,看不见人也听不到枪声。当敌人气喘吁吁地快接近山顶时,埋伏在那里的红一军团猛然出击,几下子就把敌人压下来了,退下来的敌人又被红十五军团打死、打伤很多。

激战几个小时,敌一〇九师人马大部分被消灭。最后,师长牛元峰和参谋长带着400多人,退守土寨子,然后趁夜溜走。徐海东命令詹大南立即带少共营(陕北同志称呼为“娃娃营”)跟踪追击:“抓不住牛元峰就莫回来!”

詹大南率部接连追了10多个山头、10多公里路,山梁上枪声骤起,敌人被堵住去路。詹大南率少共营冲上去,两面夹攻。敌人走投无路,全部被歼。

詹大南没有忘记徐海东交代的任务。在最后围歼敌人的地方,被俘的敌师参谋长用手指着附近山坡上的一具死尸,说:“那就是牛师长。”詹大南不相信,敌师参谋长又指着地上的一个红本子,说:“请你对照军官证上的照片。”

证件照片上的牛元峰穿着笔挺的将军服,威风凛凛,怎能和眼前身着破旧士兵服、血肉模糊的尸体一样呢?詹大南仍不敢肯定。后来,詹大南他们从尸体上搜出一枚铜质狮头的私章,在手掌上印了一下,篆体字,不认识。于是,就向徐海东汇报。经过认定,私章确认是牛元峰的。徐海东高兴地说:“发电报报告中央。”并命令通信员,通知少共营把牛元峰的尸体抬下山来。

直罗镇战役后,詹大南回到保卫局工作。离开徐海东时,詹大南依依不舍,徐海东对詹大南说,干革命四海为家,哪里需要哪里去。他还送给詹大南一把刚刚缴获的新盒子枪留作纪念。